新哲书院 · 深圳实验学校国际教育基地    预约参观

对话科创 | 彭禹:办中学界的MIT

发布时间:2020-11-03 14:34

在这个炎热的暑期,当大多数学生宅在家中或外出旅游度假的时候,深圳实验学校国际教育基地科创中心却有条不紊地运作着。11年级的吴逸扬每天来到这里,“鼓捣”着与蚂蚁有关的生物实验。

 

更让人惊讶的是,在这里,类似吴逸扬这样的科创少年不在少数。这里有独立游戏制作人、有种豆芽的小专家,也有从机械制图到组装全都要上手的机器人战队。吴逸扬的导师刘雅瑄是比吴逸扬高两届的基地学生,在上年的国际基因工程机器大赛(iGEM2019)中,与其队友凭借“蜘蛛侠战衣”(彩色蛛丝蛋白)项目摘得全球高中组第一名暨世界冠军,暑假里也几度回到学校对吴逸扬同学进行指导……

国际大奖来袭、科创“后浪”奔涌的背后,是深实验国际教育基地在科创领域“十年磨一剑”的厚积薄发,更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背景下国际教育的积极谋变


“得科创者得天下”,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深实验国际教育基地早已先声夺人:大手笔投入建设科创中心、全球引进高水平科创导师、构建与国际接轨的科创课程和项目、让学生在国内外各种赛事中历练并脱颖而出……


而这一切,与深实验国际教育基地执行校长、科创中心主任彭禹的统筹与推动息息相关。从历史教育名师到国际科创金牌教练,从上海顶尖名校“科研军师”到深实验国际教育基地科研教育“总策划”,彭禹校长的经历堪称传奇。


而他从全球视角对科创教育的审视与解读,更是洞若观火、入木三分。“我们参考的模型是MIT的多媒体实验室,但在教育思想和方法论上,我们希望终有一天可以超越他们。”谈及学校实验室建设以及科创教育的未来,彭禹校长充满信心。


这一信心来自于他及其团队对科创教育的熟稔,对基地现有软硬件实力的客观分析,对基地未来发展的清晰谋划以及对教育发展大势的精准判断。


对话科创 | 彭禹:办中学界的MIT



基于全人教育走出一条独特的教育之路


问:近年来,深实验国际教育基地在科创方面的投入大大增加,请问这是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


答:主要是基于学生发展的需要。纵观时代发展,我们发现,最能把握机会的人,往往是那些最善于捕捉变化和拥抱变化的人。

 

我们鼓励和支持学生面对变化、拥抱变化、应对变化,而科创是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因为科创本身具有不确定因素,学生要在一个全新的领域里做很多基于这种不确定性的探索,这种探索本身与真实世界是相符的。我们希望学生在中学阶段就学会适应变化,在变化中惬意地找到自己的位置。所有的投入也都是为此而去的。

 

例如在生物实验室里,我们这些年增加了很多专业设备:无菌超净台、恒温培养箱、恒温摇床,PCR扩增仪……我们每增加一个设备,就意味着学生可以在这个方向上多走一步,多走一步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探索机会。在这种确定与不确定的边界当中,学生得到了最好的成长机会。


对话科创 | 彭禹:办中学界的MIT



问:多年前就有人提出“学术性高中”“科学高中”的概念,深实验国际教育基地打造科创中心的想法是否与此类似?


答:我们希望打造一个能够超越“学术性高中”或“科学高中”的学校。我们希望基于全人教育走出一条独特的教育之路,每个学生都可以各存其志。


所以我们以生物科技、电子科技、信息科学等内容作为抓手,下阶段准备投入到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再进一步则是艺术。这是一个以科创作为切入口,螺旋上升,最终形成一个使每个学生都能充分发展的教育模式。


▲PBL课堂

对话科创 | 彭禹:办中学界的MIT


打造科创特色对学生发展和升学至关重要


问:公办普高中有文理分科,有些学校会在理科方面形成特色和优势。国际化高中打造科创特色,对于学生的发展和升学,会有哪些作用?


答:实际上,公办学校的理科优势除非指的是理科的刷题经验和刷题能力,否则对学生升学的作用不大,毕竟在国内高考背景下,分数才是王道,学生的理科实践能力不会占据太重要的地位。但是国际化教育需要综合全面地考察学生,所以国际学校打造科创特色对学生发展和升学可以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科创的重点在于创造,在各个领域为学生提供创造的机会,使学生的课外活动、履历乃至人生得到充实。另一方面,这些创造又会反过来激发和弥补学生的课内学习。在国际教育系统里,学生不会因为课外活动而侵占课内学习时间,也不必为了学习而牺牲自己的个人爱好,如此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其最终指向,就是提高学生的自我认识。

对话科创 | 彭禹:办中学界的MIT


问:您认为,打造一所真正有科创特色和优势的中学,需要哪些要素?


答:打造一所真正有科创特色的中学,可以说很容易,也可以说很难。


容易在什么地方呢?如果我们把科创中心理解为一堆实验室和实验室设备的集合的话,就很容易了。无非是请建筑设计师,然后花钱买设备而已。这件事一线城市几乎每所成规模的学校都做得到。


难在什么地方呢?难在科创中心实际上是一套设计良好的机制。学生开展科创活动时必定会遇到一大堆问题,学校有没有能力提供一套个性化的支持体系,是决定性的差异。


比方说,学生参加科创赛事的时间和上课时间冲突时,学校有没有能力去支持学生,让他在既不落下课业的同时又能追逐心中的梦想,这就是个性化体系存在的重要性。


此外,引导什么样的学生进入什么样的空间,和谁在一起科创,这都不是单纯建造一个实验室就可以做到的。实际上,过去十年,全国一线城市里很多学校都斥巨资建造各种各样的高阶实验室,但是大部分的实验室对学生是封闭的。与其说是实验室,不如说是陈列室。所以,难在什么地方呢?造出死的实验室是很容易的,但是难在让它活起来。


相关资讯